Enter a short paragraph of text or Adsense code, or disable the intro text entirely, in the theme options panel.

美國,珊珊來遲了! 接續集~

[…接下來的一個半月,我將待在ROCHESTER養老…]

文‧ 薛衣珊

Rochester留學體驗營

Rochester位於紐約州,鄰近加拿大,是個人煙不算太多的地方。我從紐約市坐飛機飛到Rochester上空時,只見幾盞孤單的車燈閃爍著。美國因為土地太大,不可能將Highway上的路燈全部點滿,晚上開車若沒有鄰近的來車,那能見度大概只剩自己的車燈能照到的距離,故白天常會看到路上有被車撞死的動物屍體,包括鹿、臭鼬、松鼠等都是事故現場的常客。
第一次在路上看到小心鹿的標示時覺得莫名奇妙,直到我在華盛頓看到車道旁那群美麗的鹿才恍然大悟。一位在馬里蘭州立大學唸書的朋友說,他們系裡有位教授,沒事喜歡開快車,上個學期系上將他的課安排在晚間時段,才剛開學的就撞死兩隻鹿,學校發現事態嚴重,認為這樣下去,馬里蘭的鹿會被他撞到絕種,於是便將他的課全調到早上。剛聽到會覺得好笑,但幾天後真讓我看到時,嘔!差點就把才剛吃的早餐給吐出來。朋友說這種事故現場很麻煩,不但會造成塞車,事故車輛也很難處理。美國人注重生態保育,看到一群牛、一群鹿的,通常會停下車讓它們先過,但在無預警的狀態或是夜間行駛時,就很難避免這樣的狀況發生。
來到Rochester,一定要到尼加拉瓜瀑布走一趟,過了瀑布就是加拿大,持有美國護照可以直接前往,無需簽證。如果對尼加拉瓜瀑布的全貌(美國這邊只能看到側面,加拿大的視野比較是全面性的)及加拿大境內觀光有興趣的朋友,別忘了加簽加拿大簽證。這是我來之前沒有想到的,所以到了現場,只能透過望眼鏡過乾癮。
這回拜訪尼加拉瓜瀑布的時間是三月底,冰尚未完全溶解前,觀光船隻是不會行駛的(開放時間多為四月中旬後),但不一樣的時段有不一樣的風情,若時間允許,五月想再來一次。
瀑布行之於我最好玩的是,當你拿著望遠鏡盯著磅礡的水勢看時,腳會有點軟、頭也有點暈,但超過癮的,有機會一定要試試。離開瀑布後,即前往鄰近的賭城。對我們而言,來到賭城只能試試手氣、玩玩拉霸,其他的就算了。可是咧!不好玩…我明明記得拉霸是用硬幣賭硬幣,應該是要可以聽到錢掉下來的聲音才對,怎麼沒有咧?問了問客服才了解,最新一代拉霸機用的是數字單據,你拿現鈔跟他換單據,字條上會顯示你目前還擁有多少籌碼,但少了硬幣的聲音似乎就少了些臨場感,所以,我們玩到扯平之際就離開了。
回程的路上,我們討論了一個問題;為什麼賭城不是蓋在瀑布邊就是沙漠裡?同行的一位機車朋友說;因為賭輸了,可以順道跳河或是走到沙漠裡熱死自己。笑話講講,隔天看新聞,居然有人就在咱們昨天才去的賭城裡舉槍自盡,這位朋友又有話說了,「他是不是玩了半天不見錢掉下來,一氣之下就跑去自殺?如果是這樣那就白死啦!」呵呵……我無言了。
Rochester的風景很美、四周環湖,空閒時可以到安大略湖邊走走,這裡除了尼加拉瓜瀑布是大家比較熟悉的觀光景點外,其餘就沒什麼特別的了,比起前幾週倉卒的行程,這裡對我而言悠閒多了,也是為什麼我會覺得自己是來養老的。
來到這裡兩週後收到學校寄發的錄取通知,為確保九月份入學後有能力填飽自己的肚子,加上來到這裡的第三週開始,我必須學會一個人過生活。屋主一早就出門工作,回到家吃頓晚飯、洗個澡差不多就要睡了,為答謝她免費提供我食宿,我便主動要求為她下廚作為回報,就當是個不錯的實習機會。

天廚外號的來由

在台灣,家裡的廚房是阿姨的勢力範圍,誰都不能進,我們只有吃飯的份,所以我連個白飯都不會煮,第一次洗碗就把碗打破,第一次拿刀切柚子,就把一顆好好的白柚給切成紅柚,以上就是我唯二進廚房的經驗。但既然承諾要作飯給人家吃,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囉!
穿好先前準備好的小花圍裙、帶好浴帽和塑膠手套,一手拿著菜刀,另一手握著待宰的高麗菜,先是回想曾在電視上看過的料理節目,再試著用自己這張「聽說」很懂得吃的嘴去想其可能的用料,結果咧!不愧是愛吃人士,我真的作出想像中的味道耶!但是……那已經是事隔兩個鐘頭後的事了,因為我光是洗菜、切菜就花掉一個鐘頭,準備著料、再想想其用量和料理的順序等,做完剛好餓死,這怎麼行啊?待屋主回來之際,我也才剛把弟弟飛回馬里蘭前預先作好的湯熱過。
就這樣,第一天的晚餐只有一道菜和一碗湯,但屋主說我做的很棒、很好吃,還說她不相信我從來沒有做過菜,並且給了我「天廚」的封號(呵呵!她不會以為給了我正加強後,我就會每天努力的煮給她吃吧?)無論如何,第一週的表現的確可圈可點,我給了自己60分的及格分數,但在休息兩天後(週末外食),再次回到廚房的我居然失常了…。

天廚拆房子

前一週多半是練習滷、炒和燉的料理,這周想嘗試蒸的手法,一切準備就緒後當然就是開火囉!只是才轉眼的時間,不知道是火候沒控制好還是哪個階段做錯了,我居然把鍋子給燒出一個洞,裡頭的菜胡了不說,我的魂都給嚇散了,愣了許久後開始收拾殘局。但晚餐怎麼辦哩?雖然冰箱裡有一周的食材,今天的毀了,還有明天的可以用,但手都軟了哪還有膽做呀!
眼看晚餐時間就快到了,只好把昨天吃剩的PIZZA用錫箔紙包一包拿進微波爐加熱,才按下開始鈕就看到一道閃電(微波爐不能加熱金屬製品,錫箔紙是金屬製品),傻眼之際趕緊關機。唉!我那是什麼「天廚」呀!「天兵」還差不多。在這樣下去,是不是連房子都給燒了啊?想到這裡,我便完全不敢再動,暗然地縮到廚房邊面壁思過。這天,我和屋主只能啃麵包、喝牛奶,因為外面正下著大雪,我應該在她回家前先跟她聯絡的,但那時的我已經嚇傻了…。
連著幾天都不敢碰料理台,深怕又壞了家具或食物的,可憐的屋主自己都忙翻了,還得肩負起兩個肚皮的溫飽,過意不去的我只好硬著頭皮再次挑戰這項艱鉅的任務。穿好裝備、打理好所有的菜色,不慌不忙、一個步驟接著一個步驟進行著…兩個鐘頭過去了,兩菜一湯都在掌控中,待屋主回到家品嚐之時亦完全沒有任何的疏失,她還誇說「天廚」回來了。嗯!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!看樣子,我應該是站起來了?用餐完畢即是洗碗的時刻,水龍頭一扭,嘩啦啦的水居然像噴泉一樣到處亂噴,搞的我全身都濕了,怎麼會這樣哩?做菜做了半天都沒事,現在只是洗個碗,水龍頭居然被我給扭壞了,只好大喊救命!此時,屋主正準備要梳洗,被我這麼一叫,趕緊套上浴袍衝出來止水,就這樣,兩個女生這裡拉那裡扯的,修好的同時又餓了。這週,我一共用壞了三樣家具和一堆無辜的食材,不知道屋主還願意收留我多久,但可以肯定的是,她應該快被我弄瘋了。
想想,留學生真的很辛苦,不想吃這裡的食物只好自己煮,但並不是每一個留學生在出國前都有下廚的經驗,為了填飽肚子也只好硬著頭皮試。這幾天突然感慨起一件事…在台灣,從來不覺得「吃」有這麼無奈,但到了這裡,真的很討厭吃飯時間的來臨,對於「又要吃了」的問題感到厭煩極了,因為「吃」在此時的功能僅是填飽肚子,沒有品嚐的空間。
做飯也一樣,沒有閒情逸致很難完美,屋主說她每天下班回家時都已經累癱了,哪還有力氣好好作飯,好不容易週末可以睡晚一點,但醒來又是洗衣、購買和準備一周的食材,根本沒有生活可言,加上她才剛進這間新的公司,同事間不是那麼熟絡,除了業務上的溝通外,要切入美國人的話題也並不容易,因此週末的節目,就是一個人待在家裡看電視。所以囉!雖然我已經快要把她的房子給拆了,她仍沒有什麼怨言,那是因為一個月後我離開這裡,她又要獨自一人面對空洞的房子。

包容和歧視並存的美國

我會在Rochester待上一個半月,這段時間每天除了練習做菜外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學英文。朋友買了本托福最新考題模式讓我練習,弟弟則要求我每天看電視找單字背,美國的電視影集有附字幕,遇到口音比較特別的對話時的確是很棒的輔助,而且他們的影集多半是比照電影的拍攝模式,所以畫質很棒、看起來很過癮,只是每部片子都是「漏漏長」(台語:冗長之意),一演就是好幾年,這些演電視劇的演員應該都有終身職,比台灣的教職更有保障,是眾人羨煞的明星又有固定籌碼可以領,真是幸福呀!
待在Rochester的第三個週末是屋主的生日,加上前一天收到獲得獎學金的好消息,我便提議請她吃頓飯、並找間Mall好好逛個街。Mall裡面除了琳瑯滿目的商品外,最讓我注意到的是,孩子們正人手一個的拎著才買的玩具把玩著,看著幾個尚未買到玩具的孩子,雖不斷的叫嚷、哭鬧著,但其父母仍耐心帶著他們繼續挑選,不管到哪一種賣場(包括超市及百貨公司),一定可以看到寄放孩子的玩具間。美國號稱是孩子的天堂,這點大家應該有所聽聞,除了一般大家所熟悉的美式家庭組合外,你還會看到不少白人夫婦收養亞洲孩子的案例,他們把非親生子女、甚至是不同種族的孩子當寶貝一樣的寵愛,看在我眼裡又是個問號。
或許之前幾次不是太愉快的相處經驗,讓我對他們有了些許的排斥,只是這樣的案例真的不少,尤其看到他們相處的模樣,至少讓我動容了。只能說,美國人對於外族的包容性和歧視問題是並存的。不管怎麼說,「人」是需要相處的,我也不應該老是拿美國和台灣比,再多待上一些時日,或許我能更明白這中間巧妙的化學變化,為自己加油囉!

[五月,克里夫蘭見!]

今年的冬天來的特別晚,美國居民過了一個怪異的綠色聖誕後才等到白雪的降臨。雪季延遲,拖到四月中旬依稀可見白雪的蹤跡,好不容易盼到和煦的陽光,已是近五月了…

意外的假期

一個計畫外的行程,一位音樂上的好友,帶我來到位於克里夫蘭的一間知名音樂學院,體驗為期五天的校園生活。對於美國校園的印象多半來自電視影集,有圍坐在大草坪上討論課業的學生、也有著充滿歷史印記的校園建築,來到這裡是第一次看到真實的校園場景(之前在紐約和波士頓看到的多半是校本部,至於美麗的校園景色則因時間有限而錯過)。首先,這所學校的佔地真的不大、但卻五臟俱全,除了大草坪、以及依照各個不同科系而設計的主題建築外,尚有美麗的教堂及擁有豐富館藏的博物館和圖書館,學生宿舍和餐廳則仿效不同的國家風情分類,校園兩旁的藝廊內亦陳列了多樣性的創作藝品,悠閒的街道、緩緩的步調,多麼的詩情畫意呀!此外,左鄰右舍的居民和學生們客氣且友善,聊天時相對於其他城市的腔調,似乎比較沒有那麼重,也就比較容易聽的懂,這麼一來,也就緩和了我在應對上的緊張。

校園生活大不同

第一晚我大致地繞過校園一周,吃完飯後回到宿舍想要梳洗一番,一進浴室卻被某個男孩厚實且赤裸的胸膛給撞個正著,唉呀呀!當場不但沒有賺到的感覺,反倒是被嚇的落荒而逃,澡也不用洗了。聽了好友解釋我才明白,原來宿舍裡是男女共浴、三間浴室也僅用不是很密合的塑膠布間隔,若真的介意,只好儘量避開洗澡的高峰時段以免尷尬。其實男女共浴在這裡真的不算什麼,因為這裡除了有專為變性人開闢的住屋空間外,校園內居然還有天體營區呢!搞了半天,根本就是我太大驚小怪,事後好友擔心我不習慣,還提議要帶我去校園內附設的旅館住,但最終仍是為了省錢而作罷。
隔天一早因為好友有課,我便獨自一人逛校園,只是昨晚看到的景致在白天看來別有一番風情,古典時期的建築風格內穿插著前衛的摩登設計,建築一直是我這趟行程中最感興趣的一部分,雖然不是這麼了解建築史,但能坐在草坪上仔細地端詳著每棟建築物所想表達的故事時,那種感覺是很棒的。待好友下課後,我們到學校附設的主題餐廳用餐,自助吧台和餐飲部門皆有各式料理任君挑選,雖稱不上是絕品美食,但味道並不差,價錢也合理,我個人還蠻喜歡的。適逢小週末,下午過後便有一堆的活動陸續進行著,除了有舞會、朋友餐聚外,其中的一間餐廳則交由學生當廚師負責今晚的料理,另一頭則是BBQ時間,大伙亦忙著呢!放眼望去,彷彿就是個大家庭的聚會。就這樣,直到凌晨仍鬧轟轟地不見人群散去,這就是他們的小週末時間。
週六一早就去校內附設的博物館報到,這是五天行程中最令我驚嘆的部分,因為校園內竟然有博物館,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呀!內部館藏多由校友或是教授們提供,不定期地亦會有藝術家的展覽品供大家參觀,學生還可憑證租借館藏,時間內歸還即可,不需另外付費,好玩吧!結束校園博物館的瀏覽,接下來就是教堂的參觀了,校內一共有三間教堂,只有一間具有實際的宗教功能,另外兩間則是提供給學生作為演出使用,較大的那間,有一群音樂科系的學生正密集地準備著晚間的音樂會,我則走到另一間溫馨的小教堂,享受沐浴在彩繪玻璃下的陽光。下午,我和好友散步到校園兩旁的藝廊參觀美麗的藝術品,在這裡你可以看到現代藝術創作者的巧思,亦有學生將課餘時間創作的手工藝品,放在店家寄賣。
校園兩旁除了藝廊、咖啡店、餐廳外,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間美式甘仔店,它可是曾祖父級的唷!古早味的店面喃喃地訴說著它的歷史,裡面賣的糖果、餅乾和冰淇淋多半是手工製品,種類繁多、每樣看起來都好吃,我只買了一顆手工草莓巧克力,合台幣約70塊左右,不便宜但真的吃不完,因為太甜了。旁邊還有間古董級的電影院,實際播映的時間不多,但價錢很便宜。感覺上,整個社區就是圍著大學繞,賣的東西和價錢也跟著學生跑,挺好玩的!
隔天,大致地瀏覽了各科系的系館,最吸引我注意的當然還是音樂科系,白色的建築主體鑲上深色的菱形窗戶,挑高的中庭外對上的是日式的池塘,衝突中帶有些許的俏皮,站在迴廊上看著學生和教授們來回地穿梭於課堂間,時光隧道頓時將我拉回印象中的大學生活。轉個彎,來到了琴房(學生用練琴室),最令我瞠目結舌的是一整排的管風琴練習室(由於管風琴體積龐大,台灣的音樂科系擁有此樂器的數量有限,所以當我看到一整排的管風琴時,驚訝和羨慕之情頓時流露)。本來有打算要旁聽相關課程,但適逢期末考,大部分的課程已經結束或是等待考核中,只好作罷。

回程

其實我到克里夫蘭,並沒有安排太多的行程,最主要是去陪陪老友,順便體驗一下在地的學生生活,結束這五天行程,我又得開始搭乘大眾運輸系統到處跑。首先,為了幫弟弟搬家,我必須再次地回到Baltimore(巴爾的摩,位於馬里蘭州);一方面是記取上回在紐約市搭機的教訓,二方面則是因經過兩個月的洗禮,已經比較有能力去反應一些突發狀況了,至於服務員的態度,我只能說;你有沒有種族歧視與我無關,我要的是能夠到達目的地,所以無論如何一定要問清楚再走;但克里夫蘭機場的服務態度有夠好的,看來我是白擔心了。一個半小時後我順利地回到巴爾的摩…
隔天一早,只花了點時間就打包完成,之後我們利用半天的時間瀏覽美麗的海港小鎮Annapolis(安那波理斯,馬里蘭州首府),復古的紅磚地和兩旁的舊式建築,將時光隧道拉回到早期的美國。海港前的商店街,藍夾子螃蟹是不滅的主打商品,它們多變的造型稱職地反應出設計者的用心。午餐時間,弟弟請我吃當地最有名的螃蟹蛋糕,並到海軍官校散步好加速消化系統的作業(因為螃蟹蛋糕的蛋白質太高,太補的結果令腸胃險些吃不消)。下午,我們來到巴爾的摩的海港區,港邊停靠的客輪宛如裝置藝術般,恰如其分地襯托著摩登的商店街。逛累了,可以點杯飲品坐在河堤旁,享受迎面吹來的徐徐微風、和街頭藝人炫麗的表演,美好的一天亦在此畫下句點…
離開馬里蘭後,先是回到紐約拿朋友給的二手家具(唸書用),最後則是回到紐澤西聯繫、並在確定租屋事宜(未來在波士頓的住處)後返台,結束為期三個月的流浪行程。

後記:
流浪,是為了尋找生命的另一個出口,過程中你會遇到不一樣的自己,看待事物的價值觀也會有所改變。
日記,是為了紀錄尋找的過程,除了回顧,更重要的是反省。三個月的美國行,酸甜苦辣皆在其中,從期待到排斥、莫名到接受,思維裡的稜角會慢慢地被消磨,剩下的圓在尋找下一個出口時,將擁有更大的包容性……。(全文完)

(以上文字刊載於交大友聲434期 2009年12月)

Leave a Reply

Name and Email Address are required fields. Your e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or shared with third parties.

Powered by WordPress

Blossom Theme by RoseCityGarden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