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er a short paragraph of text or Adsense code, or disable the intro text entirely, in the theme options panel.

美國,珊珊來遲了! 續集~

「紐約一周遊」

文‧ 薛衣珊

剛來美國的前16天多半穿梭在紐澤西、波士頓、巴爾地摩和華盛頓間,那段時間我實在懷疑美國食物到底能不能吃,鹽巴、糖和油像是不要錢似的,口味之重實在令人難以下嚥。在親戚朋友的好意下,除了吃到他們親自下廚的家常菜外,亦有機會品嚐來自世界各地的特色料理,然而不管吃什麼,進了嘴巴的感覺都一樣——難吃,吃到胃發炎、吃到吐,吃到想到家鄉菜而偷哭。唯一能讓我平息情緒的只有水餃,但為了避免吃膩後沒有東西可以吃,還是必須節制。

美食紐約

第17天,我坐上華人巴士來到紐約市,等待朋友接應的空檔剛好是中餐時間,礙於手邊的行李,吃東西只能就近,找到的第一家餐館是越南料理,想說反正都一樣難吃就隨便吧!進了門連菜單都懶的看,隨手點了碗牛肉湯麵,上菜後先喝一口湯、再吸一口麵,哇!頓時食慾大開,真是好吃極了!一個不經大腦的謬論浮現出來:美國大概只有紐約市的人才是人吧!終於吃到像樣的食物,精神也來了。
接下來的幾天,朋友又陸續帶我到不一樣的特色餐館品嚐美食,他們說紐約市的美食是世界聞名的,絕對不會漏氣。就這樣,我從越南河粉、日本壽司、泰式酸辣、印度烤餅、美式餐車、義大利披薩、香港飲茶……,一路吃下來,不一樣的味覺經驗,驚豔整趟旅程。

紐約的文化饗宴

除了享受美食,參觀博物館亦是重要的行程,只是這段時間的氣候實在不太穩定,今天大太陽、明天下大雪的。第一天除了下點小雨外,並無其他異狀,但隔天一早我卻是被急促的敲打聲給驚醒的,探頭看了看窗外,雖然同樣是下雪,但和上回看到的畫面不同,上回是一片片的雪花,這回是一顆顆的冰塊。上網查詢發現,這是一場混合了雪、雹、冰雨的遲來冬季暴風雪,難怪這麼冷。但是哩!連著幾天我都必須去博物館看展覽,怎麼辦哩?翻了翻行李箱,將帶來的衣物能往身上加的通通套上去,管它好不好看,不要冷死比較重要!
這才準備要出門,又被眼前的景物給耽擱了。路面結冰是早就料到的,但被冰雹打可就不是開玩笑的了,身上有衣物還好,臉就真是痛到不行,車窗和車道結滿了冰,得等除雪後才能出門。好不容易雪除完要上路了,又因紐約市區交通不方便,停車位不好找,所以我們得先將車停在近郊後再轉搭地鐵進城。就這樣,一路幾乎都是處於凍僵的狀態。
待我們出了地鐵之後,情況更糟,滿地濕滑的冰讓我和朋友們邊走邊跌,路面的雪亦被踩成灰黑色的,實在沒有什麼街景可言。騎樓接斑馬線間的差距積滿了融雪,踩下去的結果是腳丫子全溼,當時的我還一直擔心著凍壞的腳趾是不是得截肢(就我這雙在熱帶國家長大的腳丫子而言啦)。折騰了許久,終於到了售票處,買了結合MOMA、古根漢、帝國大廈、自然歷史博物館及觀光遊艇等五個景點的紐約市內遊覽套票後,開始我在紐約市的觀光行程。
請容我在介紹行程前小小的抱怨一下!有打算來美國觀光的朋友,若不是有賞雪的計畫,最好別選擇冬季。拿我當例子吧!不過是想好好逛個博物館,卻因室內暖氣強,保暖衣物根本穿不住,加上不想被冰雹打而拎的雨具,又熱又重的,原本打算欣賞展覽的好心情全被破壞了。
這回計畫要待在紐約市的時間是一周,除了行前已經預定要欣賞的音樂劇和展覽外、還要逛第五大道、拜訪自由女神,期間不巧遇上Mar.17,這一天是St. Patrick’s Day,市區的街道被遊行擠的水洩不通,外圍的車輛根本進不去,只好將原先的計畫稍作調整。因此,第三天的行程改為自然歷史博物館和MOMA摩登藝術作品展的瀏覽。
先介紹一下自然歷史博物館。在這裡最令我驚艷的是地球進化史的超時空劇場演出,設計過的座椅可以讓你舒適地仰望頭頂上的黑色圓形布幕,當滿天的星星閃耀在我眼前時,雖然知道那只是模擬的圖像,卻還是留下感動的眼淚,驚訝人類擁有無限夢想之餘,亦震撼人類實現夢想的能量。
我來此博物館另一個目的,其實是想尋找美國喜劇電影《博物館夜驚魂》的場景,博劇就是以此地作為背景描寫一段親子關係。我喜歡這部片子的構思,包括博物館內標本和塑像擬人化的安排,及各種物件與劇中人物互動的精彩片段…。置身其中的我,興奮地尋找著影片中的蛛絲馬跡。
三個小時的時間一下子就過了,為了依約趕赴晚間的聚會,我和朋友必須在時間內趕往另一間博物館——MOMA,欣賞摩登的現代畫作及攝影作品。碰巧遇上週五下午四點後不收費的優惠時段,入館人潮是平日的倍數,這是之前沒有料到的,所以我們必須頂著暴風雪和大家一起排隊,但實際進場速度是快的,馬上就輪到我們了。
進入館內後,先是被它的樓面設計給吸引,但實際上到五樓,我的腳還真有點軟,朋友應和著說,如果有人想不開,這絕對是個不錯的自殺地點。嗯!她會這樣想也不無道理啦!因為挑高的樓面設計雖然摩登,但隔間的銜接陸橋太窄加上僅用玻璃圈住的圍攔,實在讓人有壓迫感。館藏的作品多半摩登、現代,但卻比上一個世紀更有距離,過去欣賞作品時常會不自量力的去揣測作者作畫時的心境,但這裡的作品卻讓我滿腦子問號,一方面不是這麼了解這些作品想傳達的訊息到底是什麼?二方面則是因為時間有限,也就沒多作停留了。

花花紐約、開我眼界

第四天一早的計畫是要去看期待已久的自由女神像,朋友不知道為何我會如此興奮,但真要問原因其實我也不是很了解,反正就是期待囉!換了三段車終於來到渡船場,終究因為時間沒算好,加上天候不良,我被女神放鴿子了。
行程一改,我們來到第五大道,這是條糜爛的街道,充斥著世界名品及有錢人專屬的高級住宅,身為一個落魄貧窮的學生觀光客,我們只能Window Shopping。
走著走著,居然在這五光十色的街道上發現了幾座美麗的教堂,帶著好奇心推開了門頓時進入另一個奇幻的空間。我們墊起腳尖緩緩地走近殿堂裡邊,平靜的氛圍把門外的喧鬧隔絕,這就是紐約市!融合了各種文化,什麼都驚奇但什麼都不奇怪,這就是紐約市!以上僅是個人心得。
這天晚上,我們來到百老匯欣賞音樂劇《美女與野獸》,訝異的是事後發現每間劇院居然只推一齣劇,這樣的高成本需要什麼樣的經營方式才能生存,實在令我好奇,或許是看劇的人多,也或許是美國人有看劇的習慣,聽朋友說,每齣劇的演出時間都是長達好幾年,人口不會遞減嗎?一齣劇的演出年限是多久、演員的生涯規劃及訓練等……,都讓我覺得好奇,畢竟這在台灣是不可能發生的。
第五天的行程被St. Patrick’s Day的遊行打斷,只能待在家裡,中斷連著三天的紐約市美食品嚐。這天我和朋友在家自己動手做美國最居家的食物,沙拉和三明治。不知道是因為變得清淡反而容易入口,還是真的好吃,之前一直擔心自己會餓死在美國,但朋友教我的這兩道料理卻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,多麼悲情呀!沒辦法,紐約的確是美食天堂,但價錢也很「美」,所以僅供短期體驗,能自己做出既好吃又營養的食物還是比較實際的。
第六天中午,我們一群人來到了古根漢博物館,這是這趟行程中我個人最喜歡的一個據點,單就這棟建築物就夠吸引人了。由於它的外牆正在翻修,無法清楚地看見其輪廓;但內部是五層樓旋轉式建構,滑順的斜坡造型完全沒有讓階梯的菱角給破壞掉,旁邊的展覽室則像樹枝般地連結著中端的骨幹,裡裡外外無不是經典。
這期展出包括畢卡索、梵谷、米羅等畫家的作品,畢卡索怪異的作畫風格、梵谷豪放不拘的筆觸、米羅豐富但細膩的配色皆讓我佩服,我們仔細地端詳每一幅畫作並討論著,因為喜歡、所以待得特別久,等到願意走人已是晚餐時間。赴餐館前我們瀏覽了著名的SOHO區,名品店細心的門面設計,凸顯了她的建築價值,年輕藝術家的服飾設計、手工藝品和畫作,讓這個地方充滿了藝術及人文氣息。
第七天,我們回頭找自由女神,這時我發現,來到紐約跟去台北有個雷同處就是大家都很會排隊,也還蠻有秩序的,好長好長的人龍大家仍是平心靜氣的等待。其實朋友間聊個天,時間並不會太久。上了船大概十來分鐘就會見到女神。只是當我們真的站在她腳下時,並不覺得她的體積有想像中的那麼龐大,我想主要是它自由的象徵讓人覺得可貴。
拜訪完自由女神後即前往愛莉絲島(1892~1943年為美國主要的移民檢查站),這裡清楚的記載了過去移民的辛苦歷程,見證了一段歷史的軌跡,亦記錄了人類追尋自由的勇氣,想到這裡,心情頓時糾結起來,畢竟美國今日的自由和富裕、和這些先民充滿辛酸血淚的奮鬥史是不可分離的。
離開這兩座小島,我們回到紐約市區作最後一個景點——帝國大廈的觀光。大伙兒依照指示坐上兩段式的接駁電梯、並前往80樓外的瞭望台;到達時,我拿起解說聽筒對照樓外的景緻,錯綜複雜的街道和聳立的大樓幾乎填滿了眼前的畫面,這讓我回想起六天前紐約市給我的第一印象(台灣的高速公路不管是車道本身還是兩旁的草地都很乾淨,美國這裡可能是因為太大不好清理,故多半「順其自然」,而連接紐約市區的匝道口,髒亂的畫面更是令人吃驚),居高臨下觀望的感想是:下回挑晚上來吧!畢竟黑夜可以技術性地掩飾某些白天存在的事實,而不夜城的燈光對夜晚來說也的確是個美麗的裝點,但現在是下午三點,所以……再等等囉!
結束市區觀光,本來是要搭船環遊紐約市一周的,但時間沒有算好,錯過接駁的船班,加上早上坐船去拜訪女神時已經被凍的差不多了,於是轉往音樂劇的售票口,看看有沒有便宜的票可以買,想在離開前再看一齣。很幸運的,我們買到RENT的半價票,興奮之情溢於言表。這齣劇最吸引我的地方是看到音樂總監熟練的彈奏著Keyboard,還同時指揮著樂手配合演員的韻律演出……那是我的夢想,雖然知道機會渺茫,但人活著不就是要作夢嗎?

令人不敢恭維的種族歧視

結束一個禮拜的紐約行,也該收心了。隔天中午1:15的班機,我要飛一個半鐘頭到紐約州的邊境——ROCHESTER養老。不過,在臨到Rochester之前,遇到了一段種族歧視的不愉快經驗。
我入關時發現螢幕上的登機門寫的是6號,跟機票上的2號是不同。我詢問櫃台,這位工作人員只是不耐煩地拿出黑筆將2的數字圈起來,並告訴我說沒有錯,就是2號倉門,我也就信了她。只是一直等,等到飛機已經從6號倉門飛走,我還在2號苦苦守候。
其實美國算是個還蠻守時的國家,尤其那個時間點並不是巔峰時段,待詢問後,對方說廣播有呼叫我的名字…但是,但是,但書來囉!我的名字是直接中翻英,對方發音根本不對,我哪知道他在叫誰呀?結果就只能硬著頭皮,去跟一堆同樣是搞錯登機門的顧客一起排候補。小姐給了我兩張後補機位卡,一張是4:40,但我必須去1號倉門等,若有空位她會叫號;另一張是6:35,這張是有劃位的,但請想想,我從12:40就到機場等了,4:40要多等兩個小時,6:35得要再多等四個小時。喔!實在太久,而且這是他們的疏失,當場有幾個白人也遇到同樣的狀況,但人家是白的、加上語言溝通沒有問題,馬上就得到解決,我哩?一個英文不太溜的黃種人,你就慢慢等吧!真是氣炸了。
另一個問題是,若對方又再次叫錯我的名字,那我是不是又要再錯過一回?於是,我就乾脆坐到倉門邊靜靜地等,並且很有禮貌的跟負責撕票的「黑」小姐說;我的英文不是那麼好,若有機會排到候補,麻煩您叫我一聲。但咱們這位「黑」小姐卻一副沒好氣的要我坐著等就是了,真是是很惹人厭ㄟ!但我也無可奈何就是了。果真,時間已經超過,她完全沒有要理我的意思,也不跟我說飛機已經飛走,我就像個笨蛋似的一直等到腰痛到站不直才哭著離開。
接下來的情況更遭,我的手提電腦沒電、雜誌攤關了、身上的錢只夠吃麥當勞、腰痛加上頭痛,6:35的班機(當天的最後一班)又不斷延遲到八點才開,你知道那有多煎熬嗎?好吧!多等了七個小時終於輪到我上機,但也不用太高興,因為國內線的飛機位置小,坐我旁邊的彪形大漢幾乎佔據了所有的空間,後座的小女孩又不斷的拉扯我的頭髮。救命呀!我想除了墜機,還有比這更糟的情況嗎?!
折騰了10個鐘頭後,終於來到朋友家,我也早已不成人形。隔天一早寫了封抱怨信到航空公司去,雖然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樣的回應?但我還是做了,畢竟美國是個泱泱大國,服務業竟然如此地糟糕,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呀!
一個月了!我離開台灣到美國流浪已經一個月了,心裡的感受真是五味雜陳。寄人籬下的不便,語言溝通的困難,必須勉強自己接受種族歧視等不平等狀況……其實心裡是難受的。也不是說我過去32年沒有吃過虧、吃過苦,只是孤身一人在異地求生存,才深切體會生命的挫折在哪裡?此刻我雖知道疼我、愛我的人很多,也知道自己覺得的苦比起真正辛苦的人並沒有那麼的嚴重,不過,來美國待的時間越久,就越覺得沒什麼好爭、沒什麼好講。來到這裡,價值觀是會變的。過去覺得,如果我們先對人好,人家就會對我們好,但在這裡其實是不需要的,因為大家都各過各的,你自個兒的一頭熱又是為何呢?!
之前聽出國留學的朋友訴說他們在外生活的辛苦,有些讓人覺得不可思議、甚至不可理喻,但親身經歷後,雖不是什麼好的經驗或印象,但就是嘔!就算你不想、不能接受,也沒用,因為沒有人會理你,到頭來你只是拿別人的不對來懲罰自己,氣壞自己後你會發現,你依舊停在原點,而現實的環境卻不一定會給你機會…。
此時,我覺得我的心和身體被困在一顆黑色的蘋果裡…。

(以上文字刊載於交大友聲434期 2009年10月)

Leave a Reply

Name and Email Address are required fields. Your e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or shared with third parties.

Powered by WordPress

Blossom Theme by RoseCityGardens.com